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举报临汾市法院法官秦文斌成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0 17:29: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举报临汾市法院法官秦文斌成为黑恶势力保护伞
1.jpg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5 12:09:43 | 显示全部楼层
案件详情
张鸿雁家祖坟在开发商圈地范围之外时,祖坟标志物(坟头、柏树)遭遇违法嫌疑人破坏,祖坟彻底没有踪迹可循,张鸿雁多次以祖坟遭遇破坏报警,请求尧都区公安局认定违法嫌疑人身份,尧都区公安局拒绝立案,也不出局不予立案通知书,违法嫌疑人之一的朱定标把张鸿雁父辈张保俊打的满嘴流血押到祖坟破坏案现场的派出所工作人员的面前(后来得知朱定标私下给了张保俊2000元人身伤害补偿,张保俊给家族表态,以后不再参与祖坟之事),称要帮助张保俊寻找祖坟,他用挖土机挖出了张鸿雁家祖先棺木,堆了一个土堆,插了一根指头粗的杨树枝,给公安说“我好心给张鸿雁家找到祖坟了”,张鸿雁其它家族成员当时不在场,赶到时,公安就说案子处理妥了,我问刘所长:朱定标是破坏我家祖坟的违法嫌疑人吗?刘所长说:“朱定标自己说是好心帮你家找祖坟。”
后来张鸿雁家祖坟地的土方全部被取走10几米,疑似祖先遗骨丢失,张鸿雁继续报案,案由:祖先遗骨可能被违法嫌疑人盗挖。派出所明确表示拒绝出警,张鸿雁一怒之下去法院状告公安不作为,法院最后认定公安没必要作为了,因为张鸿雁家祖坟已经协商迁移了。
张鸿雁家族人员非常不解,引起两个案子的案由不同,“财产纠纷”“安葬权、祭奠权纠纷”不可能混为一谈。退一步讲,家族成员自始至终没有见到过祖先遗骨,祖坟盗挖案还没落实,怎么会和平协商迁移呢?明显是违法嫌疑人朱定标为了逃避盗挖张家祖坟之事,以与张家族成员张保俊签订移坟协议掩盖违法事实,张鸿雁询问了村干部,村干部没有一人对张家移坟之事知情或和参与(其它村民移坟由村委会协商安排),另外,张家家族成员在该违法移坟协议出现前,早已明确告诉朱定标:张保俊已经放弃参与祖坟之事,移坟之事找家中长子张保家协商。
祖坟的移坟纠纷出现后,家族老大张保家、老二张保生把朱定标和张保俊告上法院,要求法院移坟纠纷,一审法院以该移坟协议涉嫌刑事案件驳回家族人员起诉,二审法院却拒绝宣告移坟协议终审裁定书,直到公安局不作为案件结案都没有给张家家族宣告和发放,移坟纠纷终审裁定被用于公安行政不作为案件结案,且没有在行政案件中允许质证,后来经尧都区纪委干预,我才得知移坟纠纷被中院维持原判。
现在我们家族人员合法权利遭于侵害是事实,可是却因依法维权丢了诉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违法嫌疑人身份至今得不到确认,无视法律存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大家觉得这是我家的家事吗?违法嫌疑人难道拜了我家祖宗了吗?说是家事的人,显然与违法嫌疑人是一个祖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无语看花 发表于 2019-5-25 16:39:07 |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莫名其妙,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在纪委发现的上列涉嫌犯罪的民事合同纠纷的终审裁定是临汾市中院家事审判庭做出的,等于说犯罪嫌疑人朱定标也是我张的人,按家事结案,剥夺我家族诉权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家事审判庭是指一种独立的法庭,是法院的一个独立部门,家事法庭审理的案件仅限于离婚、子女监护与抚养、领养等,如家庭暴力案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5-25 17:14 编辑

我家祖坟遭遇破坏,公安不出警处分违法犯罪嫌疑人,违法嫌疑人以合同的形式试图掩盖罪行,合同纠纷被尧都区法院以涉嫌刑事案件不予受理,不服上诉中院,中院以家事为借口不予受理,不予受理的终审裁定拒绝宣判送达我们,保护了违法嫌疑人免于处罚,是纪委干涉下才知道中院涉案法官已经丧失了执法公信力和基本的道德底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5 17:29:4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5-25 17:57 编辑

1.jpg 153333iz7947ii7j474jiz.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