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百姓话题] 以暴制暴可能成为尧都区百姓最后的维权之路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17 17:06: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撤诉申请书
申请人:秦全成,男,汉族,农民,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涧上村村民,现住该村,身份证号:142601196309186819,联系电话:13015328335。
申请事项:
   请求临汾市中院准予撤诉,让违法判决生效。
撤诉理由:
一、        行政机关没有了执法公信力。
1、        被申请人在涉案耕地建商品房之事,尧都区国土局已经给被申请人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尧都区法院也作出(2017)晋1002行审25号裁定书,裁定由尧都区国土局履行强行拆除被申请人柴柏杰涉案违建,恢复涉案耕地,尧都区国土局拒不履行法院生效裁定,请求中院调查落实。
2、        尧都区纪委、尧都区检察院、尧都区政府拒绝监督尧都区国土局不作为,耕地保护处于执法“无人区”状态。
二、申请人对尧都区法院执法公信丧失了信心。
1、该案审判程序与执行程序并列进行,司法程序明显不公正,实体公正看不到任何希望。
申请人原审胜诉后,执行阶段,被申请人虚构事实,针对尧都区法院执行行为提出异议,尧都区法院在没有针对被申请人执行异议依法做裁定的情况下,以被申请人虚构的同一事实以职权再审该案,故申请人对尧都区法院执法公信力丧失信心。
2、申请人屡屡督促中院开庭,中院迟迟不通知开庭,法院上下级官官相护之事屡屡发生,昭然若现,申请人已经对法院执法公信失去信心。
申请人儿子要等到中院的撤诉裁定下达后,暴力解决涉案纠纷,以暴制暴,杀掉阻碍司法公正的一切黑恶势力,以达到推进司法公正的目的,争取轻判理由。
3、尧都区法院再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1)尧都区法院利用职权侵害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尧都区法院再审所说的 “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事实没有证据证明,被申请人就争议地块没有提供具备承包经营权的证据,也无其它利害关系人存在,当事人之间不存在确权纠纷的法律事实,申请人没有请求政府确权的必要。
申请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提供了涉案耕地承包合同加以证明,本案中没有出现证明申请人的承包合同内容违法无效的另案裁判,故申请人持有的证据充分,尧都区法院再审时质疑申请人承包合同内容是知法犯法:
《承包法》第六十一条 “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利用职权干涉农村土地承包,变更、解除承包合同,干涉承包方依法享有的生产经营自主权,或者强迫、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等侵害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给承包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等责任;情节严重的,由上级机关或者所在单位给予直接责任人员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法院以“确权纠纷”驳回申请人起诉是枉法裁判。
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依据土地承包合同效力而设立,不采纳登记生效主义,故不因政府确权(发放土地承包经营证书)而设立。涉案土地承包经营权是申请人以家庭承包方式取得的用益物权,《承包法》第二十二条 “承包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承包方自承包合同生效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3)尧都区法院驳回申请人的诉讼会导致申请人诉讼无门。
法律依据:
《承包法》第五十一条“ 因土地承包经营发生纠纷的,双方当事人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也可以请求村民委员会、乡(镇)人民政府等调解解决。当事人不愿协商、调解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规则》地15条规定:“仲裁委员会应当对仲裁申请进行审查,符合申请条件的,应当受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受理;已受理的,终止仲裁程序:
(一)不符合申请条件;
(二)人民法院已受理该纠纷;”
  综上所述:申请人耕地被他人用于商品房建设,非法盈利,属于侵权纠纷,不属于确权纠纷,退一步讲耕地经营权纠纷无论是侵权纠纷还是确权纠纷,法院均有管辖权,法院执法不力,申请人维权耗时太过长久,心力交瘁,故请求中院做出撤诉裁定,让法院违法裁判生效,给申请人以暴制暴提供合理条件,以求减轻罪行。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秦全成
                                               2019-5-17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