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百姓话题] 临汾这个小伙厉害了!竟把黄泥玩出新高度!

[复制链接]
茹玲玲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刘波常说自己是一个“另类”。
童年时光,村里的男孩子喜欢滚铁环、打弹珠或是三五成群地“害”,刘波却喜欢一个人去乡野田间捡一些破旧的陶器碎片玩。
4.jpg
高中辍学当兵,战友多是稚气未脱的孩子,话少内向的刘波在群体中似乎显得有些孤僻老练,每逢部队各种晚会活动,他表演的书法节目更凸显了少年老成。
5.jpg
两年军旅生涯结束后,刘波当了保安。休息时,同事们聚在一起打牌、喝酒、侃大山,刘波却总是一个人安静地写字画画。
直到真正开始学习泥塑,他那自由随性的灵魂终于得以安放。
6.jpg
在一个微风轻轻、阳光温暖的春日午后,记者在位于尧都区的临汾泥疙瘩陶艺雕塑室见到了市级非遗项目“平阳泥塑”的传承人、“山西省陶瓷艺术大师”“临汾市工艺美术大师”刘波。
在刘波的工作室里,记者看到许多表情夸张、憨态可掬,富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平阳泥塑作品,“我的创作灵感来源于古代陶俑和中国写意人物画,题材内容更多是我儿时熟悉的农村生活场景。”刘波烧了一壶茶,与记者面对面而坐,丝丝茶香随着氤氲水汽缭绕升腾,他开始讲诉自己的故事。
7.jpg
“我跟泥塑结缘很早,小时候经常去陶寺遗址玩,有时候还能捡到一些泥塑的碎片、残体,这些东西就是我的玩具。”1982年,刘波出生在襄汾县邓庄镇邓庄村,村子距离陶寺遗址不到5公里。有一次,刘波与父亲犁地时捡到一个粗陶的杯子,他高兴得爱不释手,常常拿在手里玩,刘波坦言:“就是一种非常质朴的喜欢”。年少的他不曾想到,这种发自内心的喜爱会成为他一生的追求。
8.jpg
刘波从小就喜欢画画写字,退伍后打工的日子,抑郁不得志的他常常靠画画写字排解心中的苦闷。“考大学吧,你那么喜欢画画,应该去接受专业的学习”,哥哥的话语点醒刘波。2003年,经过一年艰苦的文化课和专业课学习,刘波考入北方民族大学美术学院公共艺术专业,开始接触到专业的雕塑学习。

大学时,刘波学习特别用功,为了交出一份让自己满意的作品,他常常带着干粮在教室通宵加班,甚至累出了胸膜炎。“我绕了一大圈才来到这里,更加懂得学习机会的来之不易。越喜欢就越挑剔,艺术绝不能将就”,这是刘波对艺术严谨苛求的态度。

刘波的第一次泥塑创作尝试开始于大二时的一件作业——《赶集》。“也许是从小受家乡传统陶艺雕塑文化的影响太多,我的想法就和别人不一样。他们都用玻璃、金属、塑料等现代工艺材料,我选择了陶土。”《赶集》表现的是一位农村母亲带着孩子去赶集,孩子一手拿着冰糖葫芦,另一只手拉着妈妈往前跑,刘波用夸张的手法表现出母子赶集的兴奋,非常具有感染力。虽然这是一件没有经过烧制的作品,并且干燥后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损坏,但是特殊的材质和创作技法却得到了指导老师的夸赞和认可。牛刀小试的成功,隐隐给刘波指明了今后创作的方向,刘波暗暗决定将来的毕业创作也要采用陶艺雕塑这种形式。“陶土这种材质能更好地实现我的想法,它除了能很好地保留我艺术创作的即兴痕迹,而且经过火的淬炼它能呈现出更丰富的视觉效果。”
9.jpg
心之所向,素履以往。学校没有专业的陶艺老师,没有烧制泥塑的窑。刘波多方打听,经朋友介绍,认识了著名陶艺家李五奎。刘波的学校在银川,李五奎老师的工作室在几十公里外的贺兰县,向李老师学艺的日子里,刘波每天早上5点就要起床,然后坐两个小时公共汽车才能到。但是刘波坦言,自己最开始的状态是崩溃的,一个多星期过去,他仍做不出一件完整的作品。“我之前做的雕塑都是有架子的,但陶艺雕塑必须是空心的,而且泥有伸缩性,受温度、湿度影响很大”,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刘波的压力很大,他向老师袒露了要放弃的想法。
“你明天再来,我做一块你做一块,要是还不行你就放弃”,李老师鼓励刘波说。第二天,在李老师的示范指导下,刘波突然找到了感觉。之后,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毕业创作《李家山的晌午》,并在毕业展览上引起了轰动。这组取材于黄河岸边小山村的作品延续了《赶集》写意、夸张、粗犷的创作手法,奠定了刘波作品之后的风格走向。



毕业创作的成功,彻底点燃了刘波的雕塑创作激情,也激发了他传承发扬“平阳泥塑”的热情。毕业离校之后,刘波没有选择在繁华的大都市就业,而是回到临汾继续开展泥塑创作,“临汾的泥塑艺术水平很高,广胜寺、小西天等地的佛像,还有侯马出土的金代董氏墓陶戏俑就是传统平阳泥塑的优秀代表,现在从事这项技艺的人少之又少,需要有人来做系统的整理、发掘和延续。”
2010年,刘波成立了泥疙瘩陶艺雕塑工作室,并亲自设计了自己的第一个炭烧窑。然而几个月后,他遭受了一次毁灭性打击。当他满心期待地把三年多来创作的百余件作品放进窑里点火烧制,却响起了“噼里啪啦”的声音。“坏了”,刘波叫了出声。由于窑的设计不合理,烧制技术不够成熟,他多年的心血一夜之间化为了碎片。半年的时间,刘波缓不过劲儿来。
“必须夯实功底,精进技艺。”2011年6月,刘波自费去了北京进修,一年后又拜著名泥塑大师于庆成为师继续学习。两年的专业泥塑学习让刘波的技艺和精神状态都有很大的提升。
现在,刘波的作品有了更浓郁的乡土气息,狂野夸张、注重细节,彻底打破了传统雕塑的创作形式,颇具梦幻主义色彩。“《社戏》再现的就是我儿时的一个场景,小时候村里唱戏,我骑在爷爷肩膀上,手里还拿着冰糖葫芦。”刘波把老人憨厚的笑容和因长期劳作凸起变形的脚趾头都刻画得细腻逼真。在他的工作室一角,有一件作品表现的是一个人拽着鱼钩,骑在一条夸张的大鱼身上,刘波给这件作品取名叫作《年年有余》。
“现实生活中哪能钓到这么大的鱼?即使有,一个人也不能轻松驾驭,你看他笑得多灿烂。”刘波通过一条极其夸大的鱼以及人物夸张的动作表情来展现农民丰收的喜悦,妙趣横生。
对刘波来说,创作可以让他体会到一种纯粹的快乐。他会跟着作品人物的状态时而悲伤、时而喜悦。有时候睡觉做了一个梦,他就会立马起身在纸上画出来,或是常常因为某个突然迸出的灵感半夜跑到工作室去创作。
关于传承,刘波一直记得李五奎的一句话:“原来我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只是做着做着肩上就有了担子。”赋予“平阳泥塑”第二次青春,把这种文化技艺传下去并发扬光大,现在的刘波有了沉重的使命感。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