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举报都区法院乱作为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12 10:0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4-12 10:23 编辑

举报都区法院乱作为
1、(2015)临尧民初第3311号生效判决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对法院执行行为提出执行异议,尧都区法院至今未依据《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当事人、利害关系人认为执行行为违反法律规定的,可以向负责执行的人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当事人、利害关系人提出书面异议的,人民法院应当自收到书面异议之日起十五日内审查,理由成立的,裁定撤销或者改正,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而是违法终结执行,被中院裁定撤销终结执行行为,重新依法做出执行异议裁定,尧都区法院拒绝做出,相反以同一案由再审此案,导致同一案件的执行异议程序与再审程序并列进行,且两个程序中的案由都是(原审原告持有海珠房南0.5亩与原审被告柴柏杰、柴国强已建起的8间房的土地不是一块地)
2、(2015)临尧民初第3311号再审庭审完毕后竟然做出两份不同的法律文书,一份是(2017)晋1002民再3好之一裁定书,另一份是(2017)晋1002民再3号判决书。
3,尧都区法院执行异议,中止诉讼,再审案由都是“原审原告持有海珠房南0.5亩地与原审被告柴柏杰、柴国强已建起的8间房的土地是否一块地”,此案由是个伪命题”因为原审法院依据承包合同地名寻找执行标的,而不以合同四至或者四至近邻寻找执行标的本身就属于执行行为问题,不属于案件实体问题,不应该通过再审程序纠正,应该及时对执行行为异议依法做出裁定。
4,执行、再审程序中,法院实地勘察时故意规避原告当事人秦全成,不让其知情,故意规避近邻到场,故意咨询与本案无关的人员证言记录在案。
5、此案上诉费交后,上诉案件迟迟不能进入立案程序。

  此致
尧都区纪纪检监察室
                代理人:张鸿雁18636740164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8.jpg
9.jpg
10.jpg
11.jpg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13 09:09:03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案裁定是尧都区法院院领导组成的审委会 作出的,此案判决是审判庭法官作出的,很明显法官还给诉讼人留了上诉的权利,而法院院长直接要剥夺诉讼人诉权,本案反映了法官责任终身制下,法官与法院领导之间的博弈之残酷,当事人诉权不是法官剥夺的,而是院长为首的法院领导剥夺和侵害的,法官责任终身制使得江红斌这样的好法官非常为难,站在中立立场,实际上,这个案子最公正的裁判应该是裁定终结再审审查,做出执行异议裁定,恢复原生效判决的执行,但是法院程序不通,导致诉讼人的耕地被他人占用盖起商品房,已经出租盈利,而诉讼人基本的生存条件被法律程序剥夺,说白了被法院院长为首的审委会剥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17 17: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以暴制暴可能成为尧都区百姓最后的维权之路
撤诉申请书
申请人:秦全成,男,汉族,农民,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涧上村村民,现住该村,身份证号:142601196309186819,联系电话:13015328335。
申请事项:
   请求临汾市中院准予撤诉,让违法判决生效。
撤诉理由:
一、        行政机关没有了执法公信力。
1、        被申请人在涉案耕地建商品房之事,尧都区国土局已经给被申请人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尧都区法院也作出(2017)晋1002行审25号裁定书,裁定由尧都区国土局履行强行拆除被申请人柴柏杰涉案违建,恢复涉案耕地,尧都区国土局拒不履行法院生效裁定,请求中院调查落实。
2、        尧都区纪委、尧都区检察院、尧都区政府拒绝监督尧都区国土局不作为,耕地保护处于执法“无人区”状态。
二、申请人对尧都区法院执法公信丧失了信心。
1、该案审判程序与执行程序并列进行,司法程序明显不公正,实体公正看不到任何希望。
申请人原审胜诉后,执行阶段,被申请人虚构事实,针对尧都区法院执行行为提出异议,尧都区法院在没有针对被申请人执行异议依法做裁定的情况下,以被申请人虚构的同一事实以职权再审该案,故申请人对尧都区法院执法公信力丧失信心。
2、申请人屡屡督促中院开庭,中院迟迟不通知开庭,法院上下级官官相护之事屡屡发生,昭然若现,申请人已经对法院执法公信失去信心。
申请人儿子要等到中院的撤诉裁定下达后,暴力解决涉案纠纷,以暴制暴,杀掉阻碍司法公正的一切黑恶势力,以达到推进司法公正的目的,争取轻判理由。
3、尧都区法院再审判决适用法律不当。
(1)尧都区法院利用职权侵害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
尧都区法院再审所说的 “物权的归属、内容发生争议”的事实没有证据证明,被申请人就争议地块没有提供具备承包经营权的证据,也无其它利害关系人存在,当事人之间不存在确权纠纷的法律事实,申请人没有请求政府确权的必要。
申请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提供了涉案耕地承包合同加以证明,本案中没有出现证明申请人的承包合同内容违法无效的另案裁判,故申请人持有的证据充分,尧都区法院再审时质疑申请人承包合同内容是知法犯法:
《承包法》第六十一条 “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利用职权干涉农村土地承包,变更、解除承包合同,干涉承包方依法享有的生产经营自主权,或者强迫、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等侵害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给承包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等责任;情节严重的,由上级机关或者所在单位给予直接责任人员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2)法院以“确权纠纷”驳回申请人起诉是枉法裁判。
申请人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是依据土地承包合同效力而设立,不采纳登记生效主义,故不因政府确权(发放土地承包经营证书)而设立。涉案土地承包经营权是申请人以家庭承包方式取得的用益物权,《承包法》第二十二条 “承包合同自成立之日起生效。承包方自承包合同生效时取得土地承包经营权。”
(3)尧都区法院驳回申请人的诉讼会导致申请人诉讼无门。
法律依据:
《承包法》第五十一条“ 因土地承包经营发生纠纷的,双方当事人可以通过协商解决,也可以请求村民委员会、乡(镇)人民政府等调解解决。当事人不愿协商、调解或者协商、调解不成的,可以向农村土地承包仲裁机构申请仲裁,也可以直接向人民法院起诉。
《农村土地承包经营纠纷仲裁规则》地15条规定:“仲裁委员会应当对仲裁申请进行审查,符合申请条件的,应当受理,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予受理;已受理的,终止仲裁程序:
(一)不符合申请条件;
(二)人民法院已受理该纠纷;”
  综上所述:申请人耕地被他人用于商品房建设,非法盈利,属于侵权纠纷,不属于确权纠纷,退一步讲耕地经营权纠纷无论是侵权纠纷还是确权纠纷,法院均有管辖权,法院执法不力,申请人维权耗时太过长久,心力交瘁,故请求中院做出撤诉裁定,让法院违法裁判生效,给申请人以暴制暴提供合理条件,以求减轻罪行。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秦全成
                                               2019-5-1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5-25 09:26: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5-25 09:36 编辑

深挖干涉尧都区法院阎晓敏办案的保护伞
举报人:关建梨(秦全成妻子),汉族,农民,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涧上村村民,现住该村,身份证号:142601196508096824,联系电话:13015328335。
我举报尧都区法院院长阎小敏和其审委会成员不作为乱作为,关系办案。
一、我家的承包地被柴柏杰侵占建了房子,我向尧都区国土局举报柴柏杰违法占地,尧都区国土局作为非诉案件已经给被柴柏杰做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尧都区法院也作出(2017)晋1002行审25号裁定书,裁定由尧都区国土局履行强行拆除柴柏杰涉案违建,恢复涉案耕地,尧都区国土局拒不履行法院生效裁定(中院可以调查),柴柏杰破坏耕地是违法事实。
二、我家也以承包经营权被柴柏杰侵占诉至法院,尧都区法院做出(2015)临尧民初第3311号判决书,判决:柴柏杰恢复我户0.5亩地名为“海珠房南”的耕地四至:东至河、西至河、南至路、北至河,生效判决执行程序中,被执行人柴柏杰对法院执行行为提出执行异议,认为我户承包合同所指的耕地与其已建起的8间房的土地不是一块地(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尧都区法院审委会受理后未依据对应的《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规定做出裁定撤销或者改正,也未以理由不成立的,裁定驳回,而是违法终结执行,被中院裁定撤销终结执行行为,重新依法做出执行异议裁定,可是尧都区法院审委会拒绝做出。
三、尧都区法院阎小敏院长不作为、乱作为。
尧都区法院执行局唐艳忠告知申请人,他以被执行人柴柏杰对法院执行执行行为不服的异议内容作为再审理由上报审委会,审委会准备再审该案,当时处于王红云院长与阎小敏院长交接时期,阎小敏院长上任后,申请人代理人张鸿雁亲自与阎小敏院长沟通,说明再审理由不属于案件实体,阎小敏院长了解详情后,立即令法官曹红印实地调查耕地四至,向发包时任干部(也是近邻)了解详情,最后曹红印法官告诉当事人的代理人:“阎院长说把发包干部签字的涉案耕地草图交到法院,立即安排执行”。
过了几个月,尧都区法院还是迟迟没有执行进展,而是下发了再审裁定书,曹红印法官一反常态告知申请人的代理人:有高官干涉此案,原判法官张浩都写了检讨了,谁也阻止不了再审该案,就算再审错了,责任能推到前任院长王红云身上,阎小敏院长可以说不知情。
再审理由(执行异议理由)“原审原告持有的承包合同所指地块与原审被告8间房占用的耕地不是一块地”是个伪命题,不属于案件实体,属于执行行为范畴。
(1)该理由没有任何法律事实能证明。
(2)执行标的是依据承包合同四至或者近邻寻找,而不依据承包合同地名寻找,就像某人名叫东北却不是判断某人是东北人的依据同理,执行行为异议不属于案件实体问题,不能擅自以该理由启动院长职权,用再审程序纠正执行行为,岂不是南辕北辙,事与愿违,尧都区法院应该及时对执行行为异议依法做出裁定。
(3)尧都区法院法质疑农户承包合同内容,是知法犯法:
《承包法》第六十一条 “国家机关及其工作人员有利用职权干涉农村土地承包,变更、解除承包合同,干涉承包方依法享有的生产经营自主权,或者强迫、阻碍承包方进行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等侵害土地承包经营权的行为,给承包方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等责任;情节严重的,由上级机关或者所在单位给予直接责任人员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尧都区法院审委会认为我户的物权的归属、内容与他人发生争议不存在任何法律事实可以证明,被申请人就争议地块没有提供具备承包经营权的证据,也无其它利害关系人具备涉案耕地承包经营权,发生争议的主体不存在。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扫黑办
                                   举报人:关建梨
                                               2019-5-2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