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百姓话题] 临汾市黑恶势力保护伞在这里

[复制链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5 13: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此类裁判不能成为公安不作为的挡箭牌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9-4-5 13:46 编辑

     此类裁判不能成为行政机关不作为的挡箭牌
判后答疑申请书
判后答疑申请人:张鸿雁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谢庆军)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答疑事项:
申请对(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书的疑点进行判后答疑和法律释明
具体要求:
1、针对本案答疑,申请人请求中院安排职位和级别均高于原承办法官的本院领导接访,申请人要求院领导答疑工作耐心细致、有理有据解答,防止推诿敷衍、简单粗暴、激化矛盾,请将答疑情况纳入法官的管理考核范围。
2、答疑工作中发现生效裁判确有错误的,请求原审人民法院依照《行政诉讼法》第九十二条的规定启动再审程序,纠正错误。
具体答疑问题如下:
一、        关于原裁定适用法律是否适当的问题。
1、关于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是否是本案适格被告的问题?
【申请人理由】:
“行政行为”作出的单位必须有法人资格,尧都区公安局是法人,刘村派出所不法人,故起诉“行政不作为”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是本案适格被告。
请法官答疑
2、派出所办案民警口头告知报案人“就移坟纠纷向法院主张民事权利”的行为是否属于其法定职责?是否与申请报案请求相对应?是否属于“行政行为”?
【申请人理由】:
(1)公民报案没有被行政主体依法定程序受案的情形下,案件属于治安案件还是刑事案件尚不能依法确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108条第三款规定即:“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对于报案、控告、举报,都应当接受。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的,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并且通知报案人、控告人、举报人;对于不属于自己管辖而又必须采取紧急措施的,应当先采取紧急措施,然后移送主管机关”可知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报案没有依法移送仅仅口头告知的行为构成不作为。
(2)根据 “行政行为”的司法解释:行政行为是行政主体在其职权范围内依法对行政相对人实施的具有法律效力的行为,申请人的祖坟财产受到违法嫌疑人损害报警目的是“请求公安在其职责范围内对涉嫌违法者的违法行为做出 “立案”、 “不予立案”或者“移送并告知”的具体行政行为,而不是要求其维护民事权利,故本案中被申请人口头告知申请人“移坟民事纠纷属于法院管辖”的告知内容与申请人的报警请求和被申请人的法定职责没有任何关系,不具备“行政行为”法定构成要件,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的报警构成不作为。
(3)原审判决依据“《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条 行政行为证据确凿,适用法律、法规正确,符合法定程序的,人民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但是本案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不承认其是适格的主体,依法只有行政机关法人才有资格做出行政行为,原审法院认定尧都区公安局不是适格被告的事实与该法律条文的适用自相矛盾。
请法官答疑
二、        关于原审法官枉法裁判。
1、被申请人以申请人与他人存在“移坟纠纷”不受理申请人的报案有法律依据吗?
【申请人理由】:
1、 公安保护公民人身财产安全的法定职责是将违法嫌疑人绳之以法,与民事赔偿不产生关系,被申请人不能以 “移坟纠纷”作为怠于处理涉嫌违法犯罪的线索的借口。
请法官答疑
2、原审法院采用的另案证据“移坟协议”属于采纳涉嫌犯罪的证据,申请人家族移坟纠纷并未得到妥善解决。
【申请人理由】:
“涉案移坟协议确认无效一案”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该另案还在诉讼程序中未结案,庭审时,另案还未立案,现一审裁判已经做出,作为新的证据向贵院递交,另案导致本案应该依法中止审理,法律依据:
《法释(2018)1号》87条,在诉讼过程中,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第六款:案件的审判须以相关民事、刑事或者其他行政案件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相关案件尚未审结的;
3、法院不通过公诉程序,有权直接认定违法嫌疑人的违法或者犯罪行为吗?申请人为了请求被申请人确定违法嫌疑人的身份而报警有错吗?
【申请人理由】:
原审法官支持了被申请人口头答复行为,也认为申请人祖坟被违法嫌疑人破坏应该直接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不应该先行请求被申请人锁定并追究违法嫌疑人的违法犯罪行为,请问:法院能依法告诉申请人谁是破坏其祖坟的违法者吗?执法者统统沦为黑恶势力走狗,党和人民还有没有活路?
  请法官答疑、
  4、原审法院认定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作为超过诉讼期限没有事实依据。
本案是“行政不作为”之诉,仅仅适用《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可见本案申请人在紧急情况下拨打110报警请求被申请人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张鸿雁就其不作为提起诉讼没有起诉期限限制。
5、原审法院认定申请人诉被申请人不作为超过诉讼期限的违法事实与裁判所适用的《行政诉讼法》 第六十九法律条文没有任何关联,违法认定的事实没有具体法律依据。
   综上所述:申请人的经历揭露了当下的执法环境是:公安民警到了需要法院判决其作为地步,可”法院”因受起诉期限、乱作为、官官相护等客观因素影响,不一定能起到立杆见影的监督效果,而行政机关内部自查自纠,纪委监督“不受起诉期限限制的优越条件”,是监督公安民警不作为最直接有力的监督途径,故法院驳回申请人起诉的裁判不能作为公安不作为的挡箭牌!
请法官答疑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鸿雁
                              2019年4月5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13 11:42:30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尧都区纪委约谈涉案尧都区法院代表人张浩法官时,张浩法官拿出了一份关于另案移坟纠纷的终审裁定,裁定内容是“祖坟安葬权受到侵犯应该去民政局主张,驳回起诉”,我和尧都区纪委办案人员非常震惊:这份早就超过审限的终审裁定书(2018晋10民终2339号)为何2018年9月19日就做出,做出后法院给了一审法院和再审高院,而诉讼人却从未领取过?直到纪委审理另案时,一审法院作为了解除自己违法违纪的挡箭牌,才不得不拿出来?可是程序已经不可逆转,唯有启动申诉,可是这需要法院以职权再审,自查自纠,这对于本来就是官官相护的法院院长可能会为老百姓做到吗?老百姓的诉权就是法院院长处于保护他人违法利益而通过法律程序抹杀的,法院的水太深了,难怪有屈死不告状的祖训,推动法治的重担落到纪委领导肩上。

补充内容 (2019-4-13 11:41):
另案(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本依法与此案无关,因为两个案子的案由不同,可是法院非要采信“被申请人证据移坟协议”,可是另案的终身裁判却做出半年以上了都不给诉讼人发放,而是用于高级人民法院仅法官知道,不记录案卷,高院采用没有给诉讼人宣判且与本案案由无关的证据((2018晋10民终2339号))结案(该证据在纪检监察机关审查尧都区法院另案枉法裁判时,由张浩法官提交给纪委,我们才得知内容),可见上下级法院都是联合起来目的只有一个,想尽一切办法从程序上抹杀诉讼人的诉权。
   为了保护本案违法嫌疑人的权益,涉案公安执法部门干警,涉案法院从上到下的法官都五一例外充当了保护伞的角色,法院的裁定根本没了公信,这就是当下执法机关的执法现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9-4-13 11:49:34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尧都区纪委约谈涉案尧都区法院代表人张浩法官时,张浩法官拿出了一份关于另案移坟纠纷的终审裁定,裁定内容是“祖坟安葬权受到侵犯应该去民政局主张,驳回起诉”,我和尧都区纪委办案人员非常震惊:这份早就超过审限的终审裁定书(2018晋10民终2339号)为何2018年9月19日就做出,做出后法院给了一审法院和再审高院,而诉讼人却从未领取过?直到纪委审理另案时,一审法院作为了解除自己违法违纪的挡箭牌,才不得不拿出来?可是程序已经不可逆转,唯有启动申诉,可是这需要法院以职权再审,自查自纠,这对于本来就是官官相护的法院院长可能会为老百姓做到吗?老百姓的诉权就是法院院长处于保护他人违法利益而通过法律程序抹杀的,法院的水太深了,难怪有屈死不告状的祖训,推动法治的重担落到纪委领导肩上。

补充内容 (2019-4-13 11:41):
另案(2018)晋1002民初2483号案件本依法与此案无关,因为两个案子的案由不同,可是法院非要采信“被申请人证据移坟协议”,可是另案的终身裁判却做出半年以上了都不给诉讼人发放,而是用于高级人民法院仅法官知道,不记录案卷,高院采用没有给诉讼人宣判且与本案案由无关的证据((2018晋10民终2339号))结案(该证据在纪检监察机关审查尧都区法院另案枉法裁判时,由张浩法官提交给纪委,我们才得知内容),可见上下级法院都是联合起来目的只有一个,想尽一切办法从程序上抹杀诉讼人的诉权。
   为了保护本案违法嫌疑人的权益,涉案公安执法部门干警,涉案法院从上到下的法官都五一例外充当了保护伞的角色,法院的裁定根本没了公信,这就是当下执法机关的执法现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