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百姓话题] 临汾市黑恶势力保护伞在这里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19 10:2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8-9-19 12:07 编辑

行政诉讼状
原告:张鸿雁,女,汉族,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现住址: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农民。
原告:张保生,男,63岁,身份证号: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职业,半拾荒半务农。
被告:尧都区公安局
被告: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诉讼请求:
一、确认被告未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违法。
二、责令被告尽快对原告的报案依法作出处理决定。
三、诉讼费被告承担。
                             事情经过
  马站村村民张向胜95岁高龄去世,临终留下遗愿:依靠政府和法律把祖坟迁移至墓地,我死后,先把我埋在政府指定的公墓,尽快让我死后与祖辈团聚,事发原因:
   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政府购买了马站村几百亩耕地,已经超过2年以上没有使用,其中包括张向胜的祖坟,马站村村里所有祖坟被政府插上彩旗,宣告坟墓属于私人财务,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如施工遇到坟墓村委会就出面协商迁移坟墓事宜。
   由于开发商施工进展还未涉及到张家祖坟地段,村委会一直没有就迁移张家祖坟之事与张家三兄弟达成移坟协议。
   2012年9月16日,张向胜家祖坟被陌生人开着挖机挖毁,祖坟不见了踪影,挖掘机司机称其是在给同村村民朱定标挖运土方,张向胜随即委托其孙女(原告张鸿雁)向110报案,刘村镇派出所出警后,转了一圈没有作出处理; 2012年9月18日,该陌生人又开着挖机来张家坟地挖土,司机一直在坟地里取土,最后把张家祖坟棺木挖出,张向胜的小儿子仅仅到现场看了一眼,就被朱定彪打的满嘴流血,张向胜再次让其孙女(原告张鸿雁)报警反映事件进展,派出所出警后,朱定标来到坟地,当着派出所的面给张家把祖坟掩埋好,为其祖坟插了一根树枝充当原来的柏树标志,至于派出所是究竟是如何认定朱定标一伙人的违法行为的却不书面告知张家任何人。
    2016年2月28日,金域王府施工队把张家祖先坟墓用施工泥浆淹没,张向胜再次委托其孙女(原告张鸿雁)报警,刘村镇派出所出警后,工人承认了用泥浆淹没张家祖坟的事实,派出所登记了包工头的身份信息及电话后至今没有给报案人出具报案回执也不告知报案人查询案件进展情况的方式和途径,也不给报案人出具不予受理告知书。
   2017年9月14日,朱定标没有政府和开发商委托私自找到张向胜小儿子和二儿子要求其迁移祖坟,并要求兄弟两向大哥张保家家人隐瞒一切,张家弟兄两认为祖坟是弟兄三人共同财产,隐瞒大哥是侵犯大哥的权利,并认为此事定有蹊跷,当日,张家三兄弟怀疑朱定彪已经偷挖了祖坟,就去坟地查看,发现原先张家祖坟范围内厚厚的泥浆形成的干土已经大片不见了踪影,挖运土方的司机仍旧说其给朱定标干活,张家祖坟已经不确定是否还存在,张家三兄弟怀疑祖坟已经被朱定标盗挖,丢弃。
   张家人随即让大哥女儿(原告张鸿雁)报警,催促公安处理原先已经报警的案件,请求公安机关对违法嫌疑人继续违法的行为来现场取证。110接警平台告知报警人让其在现场等候刘村派出所出警,随后刘村派出所接警平台向报警人询问了具体事情原委,具体事发位置,并声称马上就到,然而很久后也没来,报警人就电话督促,刘村派出所接警处再次说马上就到,过了一会,有人以13753796327的电话给报警人打来,称自己是派出所民警,让报警人自己找政府或者开发商去反映,告知报警人的求助不属于派出所管辖,报警人问其姓名,该人挂断电话,不予告知。报警人再次拨打110报警电话,110接警平台称再次催促刘村派出所出警,并让报警人在事发地等候,等了很久,挖坟地现场的车都走完了,报警人催促刘村派出所,刘村派出所接警人员说:你去法院起诉,派出所不管。报警人问:您的话代表派出所,还是尧都区公安局,对方说谁也不代表,就挂断了电话。报警人再次拨打110报警平台反映此事,110报警平台说请你们找督察反映,事实上,报警人之前已经找过督察了,公安机关已经给刘村派出所下达文书,确定此事属于其管辖,然而刘村派出所民警与村霸朱定标打成一片,欺上瞒下,戏弄法律,至今都不做出任何书面答复。
   张家祖坟遭遇违法嫌疑人故意毁坏,无形之中给张家后人带来巨大的精神伤害,需公安机关依法履行职责:确定违法嫌疑人违法行为,以便报警人及其他亲属起诉法院主张精神损失之民事赔偿,并依法解决坟墓被违法嫌疑人毁坏事宜,恢复其祖坟原状。
无论是朱定标还是施工人员其对张家祖坟实施的违法行为一直是继续状态,公安机关应该及时追究其违法责任,众所周知:报警人没有派出所立案或者不予立案的书面答复,无论下一步去法院还是去检察院维权法律程序都是无法衔接,走不通的,然而,刘村派出所接警后,要么出警后不依法作出处理,要么干脆拒绝出警,已经构成行政不作为。
此致
      尧都区人民法院
                                     张鸿雁     张保生
11.jpg 22.jpg 33.jpg 44.jpg 55.jpg 66.jpg
行政上诉状
上诉人:张鸿雁,女,汉族,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现住址: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农民。
上诉人:张保生,男,63岁,身份证号: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职业,半拾荒半务农。
被上诉人:尧都区公安局
被上诉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诉讼请求:
一、撤销(2017)晋1002行初71号判决定,确认被上诉人未依法履行职责的行为违法。
二、责令被上诉人尽快对上诉人的报案依法作出处理决定。
三、诉讼费被上诉人承担。
上诉理由:
第一、一审判决以上诉人超过诉讼时效判决驳回诉讼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1被上诉人并没有在一审期间提出诉讼时效抗辩,而是在法院进行释明及主动适用诉讼时效规定的情形下进行裁判,应依法无效,法律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事案件适用诉讼时效制度若干问题的规定》第1条 当事人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人民法院不应对诉讼时效问题进行释明及主动适用诉讼时效的规定进行裁判。第2条 当事人在一审期间未提出诉讼时效抗辩,在二审期间提出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2、原审原告认为自己在紧急情况报警求助原审被告履行保护其祖坟财产权的法定职责,原审被告不履行的,原审原告提起诉讼不受两个月规定期限的限制。
本案起诉原审被告“不作为”应该适用《行政诉讼法》第47条第二款规定和 《行政诉讼法》第46条第二款5年诉讼时效的规定。
《行政诉讼法》第47条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申请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在接到申请之日起两个月内不履行的,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法律、法规对行政机关履行职责的期限另有规定的,从其规定。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在紧急情况下请求行政机关履行保护其人身权、财产权等合法权益的法定职责,行政机关不履行的,提起诉讼不受前款规定期限的限制。”和《行政诉讼法》第46条第二款5年的最长诉讼时效。
《行政诉讼法》第46条第二款:因不动产提起诉讼的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二十年,其他案件自行政行为作出之日起超过五年提起诉讼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
第二、上诉人认为:自己报警的案由属于被上诉人法定职责范围。
开发商从未因移坟纠纷与上诉人商谈过,违法嫌疑人故意破坏上诉人祖坟,造成上诉人祖坟财产权被破坏,违法嫌疑人的违法行为不一定是由开发商授权,上诉人报警请求被诉人追究违法嫌疑人故意破坏其祖坟财产的违法行为,要求被诉人认定违法嫌疑人的身份及故意破坏其祖坟的违法事实,而非报警要求被诉人帮其处理其与开发商的移坟纠纷,被诉人以上诉人与开发商存有移坟纠纷为借口,不予追究违法嫌疑人的违法行为构成渎职行为;被上诉人在上诉人因祖坟被违法嫌疑人故意破坏报警后告知上诉人“向法院诉讼解决移坟纠纷”与上诉人的报警请求毫无关系,不能视为依法作为,属于答非所问。
被上诉人刘村派出所的答辩和被上诉人信访单位答复函内容内显示:原审原告报警是请求原审被告履行保护“坟墓财产不受破坏”: 3次案情分别是:“祖坟坟头找不见了”、“祖坟被施工方泥浆和土方淹没几十米”、“被淹没的坟墓范围内的土方被大量挖掘,坟头土方被挖空,要求被告对违法嫌疑人作出行政处罚”综上,上诉人报警请求是要求被上诉人履行维护公民财产权安全的法定职责,属于被上诉人职责范围。
第三、庭审笔录上原审原告拒绝在法院调取的证据真实性一栏页签字,因为原审原告不认可自己报警请求是请求原审被告解决“移坟纠纷”的事实。
第四、原审被告在违法嫌疑人不能提供开发商委托授权其破坏原审原告祖坟的情形下,把原审原告祖坟财产损坏案说成移坟纠纷案没有事实依据。
原审被告不作为影响原审原告全体家族成员因祖坟多次被破坏,精神遭受伤害向违法嫌疑人主张精神伤害民事赔偿案件的启动。
原审被告对违法嫌疑人违法行为认定的有关事实是做为原审原告另案向违法嫌疑人主张精神损失费民事诉讼必不可少的证据,但是由于原审被告的不作为,导致原审原告无法进行民事诉讼,故原审被告构成不作为,因其不作为造成的民事诉讼滞后不计入精神伤害民事案件诉讼时效期限。
政府插彩旗保护原告祖坟的客观事实存在,开发商没有与原审原告协商过移坟之事是事实。原审被告在违法嫌疑人不能提供开发商委托其破坏原审原告祖坟的书面材料的情形下,把原审原告祖坟财产损坏案说成移坟纠纷案没有事实依据。
五、原审被告尧都区公安局是本案适格的被告,因为尧都区刘村派出所属于原审被告尧都区公安局派出机构,不具备独立法人资格,尧都区刘村派出所渎职,监督单位(法人)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构成不作为,被上诉人应该接到上诉人报警后,对违法嫌疑人及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然后给上诉人复印一份,作为其向法院主张精神伤害民事诉讼的依据,而不是一面向上诉人隐瞒违法嫌疑人的身份,一面假装慈悲告知上诉人去法院主张民事赔偿,上诉人到法院告谁去呀?
此致
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张鸿雁   张保生
1.jpg 2.jpg 3-.jpg 4-.jpg 5-.jpg 6-.jpg 7-.jpg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鸿雁,女,汉族,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现住址: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农民。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谢庆军)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再审申请人张鸿雁、张保生与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因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再审申请人不服,现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1、请求高院撤销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书。
2、请求高院依据重新做出裁定
3、诉讼费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
1、原审判决认为申请人超过诉讼时效判决驳回诉讼请求缺乏证据证明,原审法院没有对被申请人不履行法定职责的诉讼时效起算节点进行依法认定。申请人祖坟财产受到破坏第三次报警时间为2017年9月14日,诉讼时间是2017年10月23日,申请人报警后,被申请人一般有不确定的侦查时间段,侦查时间段不能列入计算起诉时效起算的节点,可见报警时间肯定不是本案诉讼时效起算时间节点。       本案起诉时效应该从何算起?原审法院并没有就本案能够证明诉讼时效的起点的相关证据进行列举和认定,原审法院认定原告超过诉讼时效没有事实依据。申请人事实上是在第三次报警后,遭到被申请人拒绝出警,才知道被申请人拒绝了履行法定职责,诉讼时效应依法从申请人知道被申请人拒绝履行法定职责之日起算,可见本案申请人起诉没有超过诉讼时效。
2、二审法院没有对尧都区公安局是否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依法认定。
3、二审法院没有对被申请人应该就申请人的报案履行什么相应的法定职责或者对其是否完全履行了法定职责进行依法认定。
从被申请人信访单位答复函内容内显示:申请人报警是请求被申请人履行保护“坟墓财产不受破坏”: 三次案情分别是:(1)“祖坟坟头找不见了”、(2)“祖坟被施工方泥浆和土方淹没几十米”、(3)“被淹没的坟墓范围内的土方被大量挖掘,坟头土方被挖空破坏,要求被申请人对违法嫌疑人作出行政或者刑事处罚”综上,被申请人明知申请人的报案属于自己的职责范围,庭审却答辩说不属于自己的职责范围,被申请人言行前后矛盾形成不作为的证据。
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被申请人2018年7月10日在本案开完庭后,才为申请人的报案履行调查取证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庭审后,向二审法院递交了一份与申请人报案有关的2018年7月10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给朱定标出的情况说明,申请人未曾见过该情况说明原件,法院在终审判决书第5页有叙述),被申请人递交的证明作为本案新的证据证明了被申请人是在申请人起诉后才履行的落实违法嫌疑人身份的法定职责,进一步证明被申请人存在不作为。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
被申请人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是被申请人
虚构的事实。
2017年9月14日申请人祖坟坟堆祭奠的花被推到一边,祖坟
上面的土方被挖走,申请人以坟墓被毁坏和可能祖先尸骨被盗报警,被申请人以申请人祖坟存有移坟纠纷拒绝出警,然而从被申请人向法院递交的移坟协议以及申请人另案向法院起诉确认该协议无效的事实证明申请人与他人的移坟纠纷是2017年11月24日后才出现的,推翻了被申请人庭审证据中向法院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坏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的虚构事实。
四、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本案案由是:被申请人对申请人祖坟财产保护拒绝履行法定职责。
被申请人的法定职责是: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立案,并予以相应的行政或者刑事处罚,处罚决定书是申请人因祖坟被破坏而主张精神赔偿的依据;或者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不予立案的书面决定。
原审法院不具备是否对违法嫌疑人作出行政处罚决定的法定职责,原审法院不赞同被申请人履行上列法定职责,难道原审法院有权履行此项职责吗?申请人若听从被申请人唆使,直接因祖坟被破坏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申请人应该起诉谁,法院能回答了吗?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原审审判人员与被申请人办案人员明显沆瀣一气,朋比为奸,公然成为违法嫌疑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谁家要动祖坟,某一个家族成员就能代劳迁移?违法嫌疑人的行为已经严重违背公序良俗,人伦道德,原审审判人员与被申请人办案人员难道没有祖先吗?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你们怎么如此作为?
申请人祖坟多次被违法嫌疑人破坏,各种伤害需依法将违法嫌疑人诉之法院主张民事赔偿,然而被申请人直到二审开完庭才去试图寻找违法嫌疑人身份,但是被申请人至今也没有依法确定违法嫌疑人是谁?被申请人截止目前仅仅获取有开发商委托违法嫌疑人处理坟地事宜,但是违法嫌疑人随意破坏别人的祖坟、随意偷移别人的祖坟的行为是否也是开发商委托所为,被申请人并未对此细节依法落实,众所周知:受委托人不得越权行事,超越委托权限范围的行为, 受委托人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申请人庭审反复强调,移坟纠纷是2017年11月24日前后才出现的,申请人就移坟纠纷已经另案审查,且移坟纠纷已经被法院认定涉嫌犯罪,还未结案,原审法院置若罔闻,作出的法律文书如同梦呓,毫无严肃性,有失司法尊严。
行政处罚决定的是否作出是尧都区公安局的法定权利和义务,不是法院的职责范围,法院办案人员与被申请人办案人员为保护破坏申请人祖坟的违法嫌疑人,试图挑唆开发商与申请人的矛盾,转移社会矛盾,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阵势,这些公职办案人员俨然就是本案违法嫌疑人这种黑恶势力的保护伞,本案违法嫌疑人能操作行政、司法部门把案子做到这地步,能量明显不容小觑!!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鸿雁   张保生
2018-9-19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19 10:53:36 | 显示全部楼层
众所周知:受委托人违法自行承担法律责任,与委托人无关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19 11:04:00 | 显示全部楼层
受委托人不得越权行政。超越委托权限范围的行为, 受委托人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19 11:57:34 | 显示全部楼层
公职办案人员沦为本案违法嫌疑人这种黑恶势力的保护伞,可见黑恶势力不容小觑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相信有的人也许比你还懂法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坚决打倒一切黑恶势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21 20:49:0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张鸿雁 于 2018-9-21 20:52 编辑

                    举报尧都区公安局内部公职人员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

我是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张鸿雁身份证号码:142601197608016822,我举报尧都区公安局内部公职人员充当地方黑恶势力保护伞。
  我爷爷张向胜95岁高龄去世,临终留下遗愿:依靠政府和法律把祖坟迁移至墓地,我死后,先把我埋在政府指定的公墓,尽快让我死后与祖辈团聚,事发原因:
   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通过政府购买了马站村几百亩耕地,已经超过2年以上没有使用,其中包括张向胜的祖坟,马站村村里所有祖坟被政府插上彩旗,政府宣告坟墓属于私人财务,假如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如施工遇到坟墓村委会就出面协商迁移坟墓事宜。
   由于开发商施工进展还未涉及到张家祖坟地段(事发时祖坟在施工围墙外),村委会一直没有就迁移张家祖坟之事与张家三兄弟达成移坟协议。
   2012年9月16日,张鸿雁家祖坟被陌生人开着挖机挖毁,祖坟不见了踪影,张鸿雁向110报案,刘村镇派出所出警后,转了一圈没有作出处理; 2012年9月18日,该陌生人又开着挖机来张家坟地挖土,司机一直在坟地里取土,最后把张家祖坟棺木挖出,张向胜的小儿子仅仅到现场看了一眼,就被朱定彪打的满嘴流血,张向胜再次让其孙女(原告张鸿雁)报警反映事件进展,派出所出警后,朱定标来到坟地,当着派出所的面给张家把祖坟掩埋好,为其祖坟插了一根树枝充当原来的柏树标志,至于派出所是究竟是如何认定朱定标一伙人的违法行为的却不书面告知张家任何人,只是说在调查。
    2016年2月28日,金域王府施工队把张家祖先坟墓用施工泥浆淹没,张鸿雁又不得不报警,刘村镇派出所出警后,至今没有给报案人任何回复,扔说要继续调查。
   2017年9月14日,张家三兄弟去坟地查看,发现原先张家祖坟范围内厚厚的泥浆形成的干土已经大片不见了踪影,祖坟上祭祀的花圈被仍在土坑里,张鸿雁报警后,刘村派出所接警人员说:你去法院起诉,我们不再出警。
2017年,11月24日晚上,朱定标与张家老三偷移了张家祖坟,此行为被法院认定为刑事犯罪,还在二审审理中。
2017年10月23日,张鸿雁及其其他家人把尧都区公安局告到法院要求其履行法定职责
:作出立案或者不予立案决定书,法院以超过时效驳回起诉。
法院开完庭后,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才开始对当事人的报案展开侦查,并在二审开完庭向法院递交了2018年7月10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给朱定标出的情况说明,证明开发商授权朱定标对该地块上所有土方、坟地有协调处理权(朱定标取代了村委会权利),但是在该情况说明中开发商并没有许诺为朱定标授权之外的其他违法行为负责,该情况说明中也未锁定是朱定标就是毁坏的张家祖坟的违法者。
张家族祖坟多次被违法嫌疑人破坏,家族人员精神伤害需依法将违法嫌疑人诉之法院主张民事权利,然而法院面对公安的不作为,竟然以超过时效驳回起诉,这哪里是为民做主,这不就是助纣为孽吗?
公民报警后,公安一般有不确定的侦查时间段,侦查时间段不能列入计算起诉时效起算的节点,可见报警时间肯定不是本案诉讼时效起算时间节点。本案起诉时效应该从何算起?当事人事实上是在第三次报警后,遭到公安拒绝出警,才知道公安拒绝了履行法定职责,诉讼时效应依法从当事人知道被公安拒绝履行法定职责之日起算,也不知道法院是如何计算的,可是就算当事人超过诉讼时效,公安不作为就合法了吗?违法嫌疑人就成了漏网之鱼了吗?
公安办案人员与违法嫌疑人明显沆瀣一气,朋比为奸,公然成为违法嫌疑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违法嫌疑人的行为已经严重违背公序良俗,人伦道德,尧都区公安局办案人员难道没有祖先吗?你们公职人员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你们换位思考一下,假如你们祖坟被三番五次毁坏,你们什么感受?
本案违法嫌疑人能操作行政、司法部门把案子做到这地步,能量明显不小!
此致:
山西省公安厅“扫黑办”


                                                  举报人:张鸿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23 09:1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打黑运动就是肃清行政机关、司法机关内部保护伞而发起的大规模的政治运动!!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23 09:48:20 | 显示全部楼层
马站村因开发,工程建设领域的活依照《村民自治法》村民有竞标的权利,涉案违法嫌疑人朱定标所有工程都独揽,权利在开发商、村委会、政府之上,在征地等过程中煽动闹事,替开发商和政府抢夺农民耕地,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强行征地执法大队”,所得利益显然政府官员、村委会、公安某些办案人员都有份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24 07:19: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案违法嫌疑人朱定标开丰田霸道上门威胁当事人张鸿雁:马站村里还没第二个人敢对我说“不”字呢,我的人施工你也敢当,你怎么回事,活腻歪了?

   违法嫌疑人所在的马站村开发,政府活因征地不依照《村民自治法》征求村民意见,故村霸朱定标成为本村在工程建设领域独揽开发商工程的黑恶势力,权利在开发商、村委会、政府之上,在征地等过程中煽动闹事,打着开发商和政府旗号压制民意,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强行征地执法大队”,抢夺农民耕地,农民投诉无门,维权没有希望,可见违法嫌疑人所得利益政府官员、村委会、公安、法院主要办案人员都有份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9-24 07:24:34 | 显示全部楼层
本案违法嫌疑人朱定标开丰田霸道上门威胁当事人张鸿雁:马站村里还没第二个人敢对我说“不”字呢,我的人施工你也敢当,你怎么回事,活腻歪了?
   违法嫌疑人所在的马站村开发,政府活因征地不依照《村民自治法》征求村民意见,故村霸朱定标成为本村在工程建设领域独揽开发商工程的黑恶势力,权利在开发商、村委会、政府之上,在征地等过程中煽动闹事,打着开发商和政府旗号压制民意,插手民间纠纷,充当“强行征地执法大队”,抢夺农民耕地,农民投诉无门,维权没有希望,可见违法嫌疑人所得利益政府官员、村委会、公安和法院主要负责人员都有份额!!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0-8 08:29:48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鸿雁,女,汉族,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现住址: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农民。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保生,男,63岁,身份证号: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职业,务农。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谢庆军)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再审申请人张鸿雁、张保生与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因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再审申请人不服,现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1、请求高院撤销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书。
2、请求高院依据重新做出裁定
3、诉讼费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
1、原审判决没有对申请人第三次报警是否超过诉讼实效的事实进行认定。
被申请人答辩写明:申请人祖坟财产受到破坏第三次报警时间为2017年9月14日,诉讼时间是2017年10月23日, 本案申请人第三次报警后被告不作为的起诉时效应该从被申请人拒绝出警之日起算,可见申请人第三次报警没有超过诉讼实效。
2、二审法院没有对尧都区公安局是否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依法认定。
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被申请人2018年7月10日在本案开完庭后,才为申请人的报案履行调查取证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庭审后,向二审法院递交了一份与申请人报案有关的2018年7月10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给朱定标出的情况说明,申请人未曾见过该情况说明原件,法院在终审判决书第5页有叙述),被申请人递交的证明作为本案新的证据证明了被申请人是在申请人起诉后才履行的落实违法嫌疑人身份的法定职责,进一步证明被申请人存在不作为。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
被申请人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是被申请人
虚构的事实。
2017年9月14日申请人祖坟坟堆祭奠的花被推到一边,祖坟
上面的土方被挖走,申请人以坟墓被毁坏和可能祖先尸骨被盗报警,被申请人以申请人祖坟存有移坟纠纷拒绝出警,然而从被申请人向法院递交的移坟协议以及申请人另案向法院起诉确认该协议无效的事实证明申请人与他人的移坟纠纷是2017年11月24日后才出现的,推翻了被申请人庭审证据中向法院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坏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的虚构事实。
四、原审裁判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1、本案案由是:法院审查被申请人拒绝履行做出“不予立案决定书”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被申请人的法定职责是: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立案,并予以相应的行政或者刑事处罚,处罚决定书是申请人因祖坟被破坏而主张精神赔偿的依据;或者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不予立案的书面决定。
原审法院不能代替被申请人履行其法定职责,原审法院不支持被申请人履行上列法定职责,难道原审法院有权履行此项职责吗?原审法官与被申请人都认为申请人祖坟被破坏属于民事纠纷,应该直接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请问各位,申请人应该起诉谁?
2、原审裁判程序存在瑕疵,被告提供的证据“移坟协议”没有原件,法院没有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进行审查认定就直接采信,程序违法。
申请人庭审反复强调,“移坟纠纷”是申请人在违法嫌疑人2017年11月24日后与他人签订签订了一份“移坟协议”后引起的,“移坟协议”内容与本案被申请人提供的内容一致,但庭审没有见该“移坟协议”原件和协议制定协议的本人出庭,在此情况下法院认定该“移坟协议”的真实程序违法。
“移坟协议”时间发生在申请人第三次报案时间后,“移坟纠纷”明显与“坟墓被破坏”不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有没关联还需认定,且申请人明确告知“确认移坟协议无效”的民事案件已经被法院认定为涉嫌刑事犯罪,案件还在上诉程序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 (五)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中止诉讼的原因消除后,恢复本案审理,可见法院假如需要采纳“移坟协议”作为本案证据,也需要另案终结,本案在程序上至少也应该裁定中止诉讼。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私自动人祖坟不仅牵涉财产损害还牵涉破坏公序良俗,受《民法通则》禁止,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谁家要动祖坟,某一个家族成员就能代劳迁移?原审审判人员与被申请人办案人员难道没有祖先吗?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你们怎能无视公序良俗,人伦道德?你们沆瀣一气,朋比为奸,俨然已经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申请人祖坟多次被违法嫌疑人破坏,各种伤害需依法将违法嫌疑人诉之法院主张民事赔偿,然而被申请人直到二审开完庭才去试图
寻找违法嫌疑人身份,但是被申请人至今也没有依法确定违法嫌疑人是谁?被申请人截止目前仅仅获取有开发商委托违法嫌疑人处理坟地事宜,但是违法嫌疑人随意破坏别人的祖坟、随意偷移别人的祖坟的行为是否也是开发商委托所为,被申请人并未对此细节依法落实,众所周知:受委托人不得越权行事。超越委托权限范围的行为, 受委托人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二审法院法官无视八荣八耻,没有职业道德,违法采信了“移坟协议”内容,认定申请人家族迁坟纠纷已经得到解决的行为,毫无严肃性,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有失司法尊严。
本案违法嫌疑人能操作行政、司法部门把案子做到这地步,能量明显不容小觑,该案建议高院一并移送纪检监察!!
此致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张鸿雁   张保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0-8 18:19:12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审申请书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鸿雁,女,汉族,身份证号:142601197608016822,现住址:尧都区刘村镇泊庄村红旗路2号,农民。
再审申请人(一审原告,二审上诉人):张保生,男,63岁,身份证号:142601195407196813.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人,职业,务农。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法定代表人:谢庆军)
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
再审申请人张鸿雁、张保生与被申请人尧都区公安局、尧都区公安局刘村派出所,因不履行法定职责纠纷一案,临汾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已发生法律效力,再审申请人不服,现提出再审申请。
再审请求
1、请求高院撤销2018年9月12日作出(2018)晋10行终54号裁定书。
2、请求高院依据重新做出裁定,诉讼费被申请人承担。
事实和理由
一、不予立案或者驳回起诉确有错误的;
1、原审判决认定申请人第二次、第三次报警超过诉讼实效错误。
被申请人答辩写明:申请人祖坟财产受到破坏第三次报警时间为2017年9月14日,诉讼时间是2017年10月23日, 本案申请人第三次报警后被告不作为的起诉时效应该从被申请人拒绝出警之日起算,可见申请人第三次报警没有超过《行政诉讼法》46条规定的诉讼时效。《行政诉讼法》46条规定:
“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的,应当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作出行政行为之日起六个月内提出。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
被申请人答辩写明:申请人祖坟财产受到破坏第二次报警时间为 2016年2月28日,诉讼时间是2017年10月23日,由于被申请人并没有告知申请人诉权或者起诉期限,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行政机关作出具体行政行为时,未告知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诉权或者起诉期限的,起诉期限从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诉权或者起诉期限之日起计算,但从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体行政行为内容之日起最长不得超过2年”。可见有两年的诉讼时效作为保护,申请人第二次报警也并没超过诉讼时效。
2、二审法院没有对尧都区公安局是否是本案适格的被告依法认定。
二、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裁定的;
被申请人2018年7月10日在本案开完庭后,才为申请人的报案履行调查取证的法定职责(被申请人庭审后,向二审法院递交了一份与申请人报案有关的2018年7月10临汾市城投金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给朱定标出的情况说明,申请人未曾见过该情况说明原件,法院在终审判决书第5页有叙述),被申请人递交的证明作为本案新的证据证明了被申请人是在申请人起诉后才履行的落实违法嫌疑人身份的法定职责,进一步证明被申请人存在不作为。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
被申请人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是被申请人
虚构的事实。
2017年9月14日申请人祖坟坟堆祭奠的花被推到一边,祖坟
上面的土方被挖走,申请人以坟墓被毁坏和可能祖先尸骨被盗报警,被申请人以申请人祖坟存有移坟纠纷拒绝出警,然而从被申请人向法院递交的移坟协议以及申请人另案向法院起诉确认该协议无效的事实证明申请人与他人的移坟纠纷是2017年11月24日后才出现的,推翻了被申请人庭审证据中向法院所说的申请人祖坟被毁坏报案时存有移坟纠纷的虚构事实。
四、原审裁判违反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可能影响公正审判的;
1、本案案由是:法院审查被申请人拒绝履行做出“不予立案决定书”的行政行为是否合法?被申请人的法定职责是: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立案,并予以相应的行政或者刑事处罚,处罚决定书是申请人因祖坟被破坏而主张精神赔偿的依据;或者对申请人的报案作出不予立案的书面决定。
原审法院不能代替被申请人履行其法定职责,原审法院不支持被申请人履行上列法定职责,难道原审法院有权履行此项职责吗?原审法官与被申请人都认为申请人祖坟被破坏属于民事纠纷,应该直接向法院主张各项民事权利,请问各位,申请人应该起诉谁?
2、原审裁判程序存在瑕疵,被告提供的证据“移坟协议”没有原件,法院没有对该证据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进行审查认定就直接采信,程序违法。
申请人庭审反复强调,“移坟纠纷”是申请人在违法嫌疑人2017年11月24日后与他人签订签订了一份“移坟协议”后引起的,“移坟协议”内容与本案被申请人提供的内容一致,但庭审没有见该“移坟协议”原件和协议制定协议的本人出庭,在此情况下法院认定该“移坟协议”的真实程序违法。
“移坟协议”时间发生在申请人第三次报案时间后,“移坟纠纷”明显与“坟墓被破坏”不是同一时间发生的事情,有没关联还需认定,且申请人明确告知“确认移坟协议无效”的民事案件已经被法院认定为涉嫌刑事犯罪,案件还在上诉程序中,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条 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中止诉讼: (五)本案必须以另一案的审理结果为依据,而另一案尚未审结的;中止诉讼的原因消除后,恢复本案审理,可见法院假如需要采纳“移坟协议”作为本案证据,也需要另案终结,本案在程序上至少也应该裁定中止诉讼。
五、审判人员在审理该案件时有徇私舞弊、枉法裁判行为。
   私自动人祖坟不仅牵涉财产损害还牵涉破坏公序良俗,受《民法通则》禁止,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谁家要动祖坟,某一个家族成员就能代劳迁移?原审审判人员与被申请人办案人员难道没有祖先吗?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你们怎能无视公序良俗,人伦道德?你们沆瀣一气,朋比为奸,俨然已经成为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申请人祖坟多次被违法嫌疑人破坏,各种伤害需依法将违法嫌疑人诉之法院主张民事赔偿,然而被申请人直到二审开完庭才去试图
寻找违法嫌疑人身份,但是被申请人至今也没有依法确定违法嫌疑人是谁?被申请人截止目前仅仅获取有开发商委托违法嫌疑人处理坟地事宜,但是违法嫌疑人随意破坏别人的祖坟、随意偷移别人的祖坟的行为是否也是开发商委托所为,被申请人并未对此细节依法落实,众所周知:受委托人不得越权行事。超越委托权限范围的行为, 受委托人自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二审法院法官无视八荣八耻,没有职业道德,违法采信了“移坟协议”内容,认定申请人家族迁坟纠纷已经得到解决的行为,毫无严肃性,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有失司法尊严。
本案违法嫌疑人能操作行政、司法部门把案子做到这地步,能量明显不容小觑,该案建议高院一并移送纪检监察!!
此致
山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申请人:  张鸿雁   张保生
                                年   月    日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拥护党中央扫黑除恶。坚决打掉这些黑势力挖出保护伞。给党和人民一个交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0-11 17:03:08 | 显示全部楼层
                      举报材料
我是山西省临汾市尧都区刘村镇马站村村民张鸿雁身份证号码:142601197608016822,我举报朱定标施工团队在利益驱动下,插手村民与开发商的民间纠纷是黑恶势力团伙;尧都区公安局内部公职人员刘增平、尧都区法院张林、临汾市人民法院吴淑敏插手民间纠纷等充当黑恶势力头目朱定标的保护伞。
事实列举如下:
一、刘增平利用职务之便为违法嫌疑人充当保护伞。
1、2016年2月28日,金域王府施工队把我家祖先坟墓用施工泥浆淹没,我报警,刘村镇派出所出警后,至今没有给我出具报案回执也不告知我查询案件进展情况的方式和途径,也不给我出具不予受理告知书。
2、张鸿雁向尧都区公安局督察反映后,督察让信访处落实了我的报警属于刘村镇派出所管辖的书面文书,让我去找刘增平,刘增平依旧不作为,无视上级的监督意见。
3、2017年9月14日,张鸿雁去祖坟地查看,发现自家祖坟坟堆不见了,祖坟上祭祀的花圈被仍在土坑里,有挖机司机和装运土方的卡车司机共5个人,他们都是陌生人,都说给朱定标干活,张鸿雁报警后,刘村派出所接警人员说:你去法院起诉,我们不出警,张鸿雁向所长刘增平反应接警人员不出警的情况刘增平说是他的意思。
他认为我家的祖坟与他人存有移坟纠纷,不属于派出所管辖,故不让出警。
  事后,违法嫌疑人朱定标开丰田霸道上门威胁当事人张鸿雁:马站村里还没第二个人敢对我说“不”字呢,我的人施工你也敢当,你怎么回事,活腻歪了?
4、2017年10月23日,我因刘增平导致的公安不作为事件将尧都区公安局诉至法院,刘增平虚构我家祖坟与他人有“移坟纠纷”的事实,以“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管辖为由为其不作为辩护,在法院追问到移坟纠纷的证据时,刘增平拿出了朱定标与张保俊2017年11月24日签订的一份“移坟协议”,暴露了“移坟协议”是在张家祖坟被破坏之后发生的;暴露了刘增平是破坏张家祖坟的违法嫌疑人朱定标等的保护伞,既然刘所长已经认定张鸿雁报案属于移坟纠纷不属于公安辖管,刘增平怎么会有这份“移坟协议”呢?显然“移坟协议”就是刘增平为掩盖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破坏张家祖坟的违法行为而教唆张家成员张保俊参与制作的,企图帮助朱定标黑恶势力利用合法性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5、尧都区法院张林法官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众所周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四十一条此类行政诉讼至少有2年的诉讼时效,刘增平在庭审中也认可张鸿雁有两次报警引起的不作为之诉不超过诉讼时效,可张林法官却以超过诉讼时效驳回张鸿雁等的起诉,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6、尧都区法院于2018年5月18日做出(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上列朱定标与张保俊2017年11月24日签订的一份“移坟协议”涉嫌刑事犯罪。
7、临汾市人民法院法官吴淑敏故意浪费司法资源,充当朱定标一伙黑恶势力的保护伞。
   在张鸿雁诉公安不作为的上列行政案件上诉审理中,吴淑敏法官不仅苟同了张林的超过失效说,还无视法院对“移坟协议”涉嫌刑事犯罪的裁((2018)晋1002民初2483号裁定),还不知廉耻、毫无依据的在终身判决中添油加醋的说:上列“移坟协议”代表张家祖坟的移坟纠纷已经彻底解决,全然不顾受害人的利益和情感。
    综上所述:私自动人祖坟不仅牵涉财产损害还牵涉破坏公序良俗,受《民法通则》禁止,祖坟是活着人的尊严,谁家的祖坟被破坏后人能无动于衷,谁家要动祖坟,某一个家族成员就能代劳迁移?刘增平、张林、吴淑敏你们的权力和位置代表的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和情感,他们竟然无视公序良俗,人伦道德、法律法规,与违法犯罪分子沆瀣一气,朋比为奸,故意浪费司法资源,破坏司法公信,对我党政治制度构成严重威胁。
   本案违法嫌疑人朱定标能操作公安行政机关、法院司法机关公职人员浪费司法资源到这种地步,其能量明显不容小觑,请求扫黑办一并清理上列黑恶势力极其保护伞!!
此致
     尧都区纪检监察扫黑除恶办公室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