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启左侧

[问题反映] 浅谈基层法院执行法官渎职引发的后果

[复制链接]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17 17:44: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浅谈基层法院执行法官渎职引发的后果
   一般的普通案件进入执行阶段,一般都在基层法院申请执行。目前许多执行案件出现执行难,除了被执行人的因素我们这里不做探索,因为都是老生常谈,这里主要说一下执行法官在执行中渎职的问题:
   执行法官的渎职问题突出表现在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执行程序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2008〕13号规定的程序办理案件,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法作出裁定,不依法通过执行程序理清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针对的是执行法院的执行行为还是生效判决的实体内容,导致执行法院不可能通过执行程序及时调整执行法院的执行行为,也不能通过执行程序依法引导案外人提起诉讼,使得执行案件经常被违法拖延执行。
   根据《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相关法律规定,法院院长发现生效判决确有错误的可以以职权递交审判委员会裁定再审,但是审判委员会必须公开对案件的处理决定和理由,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第5O条:审判委员会对案件的处理决定和理由应当在裁判文书中公开,法律规定不予公开的情形除外。
   现实中,执行法官凭借自己与法院院长及审委会法官的私交,不依照执行程序的法律规定对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及时作出裁定,即剥夺了被执行人复议的权利,也剥夺了上级法院(复议机关)监督执行异议裁定合法性的权利,这些基层法院执行法官凭借法院人脉帮助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直接把“异议”送给法院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有些法院审委会竟然在再审裁定中不阐明再审的理由,直接以职权启动再审程序中止生效的判决的执行,造成当事人诉讼地位失衡,法律信仰颠覆,违背上述《实施意见》第5O条。
   由于执行法院法官在执行过程中,紧紧抓住了“院长发现”这一特权,便无视执行程序,很少对执行异议依法及时裁定,使得执行程序的法律规定形同虚设,法院人情办案泛滥,严重阻碍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步伐,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张鸿雁:18636740164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17 17:55:28 | 显示全部楼层
浅谈基层法院执行法官渎职引发的执行难
   一般的普通案件进入执行阶段,都在基层法院申请执行。目前许多执行案件出现执行难,有被执行人的因素,我们这里不做探索,因为都是老生常谈,这里主要说一下执行法官在执行中渎职引发执行难的问题:
   执行法官的渎职问题突出表现在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执行程序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2008〕13号规定的程序办理案件,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法作出裁定,不依法通过执行程序厘清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针对的是执行法院的执行行为还是生效判决的实体内容,导致执行法院不可能通过执行程序及时调整执行法院的执行行为,也不能通过执行程序依法引导案外人提起诉讼,使得执行案件经常被违法拖延执行。
   根据《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相关法律规定,法院院长发现生效判决确有错误的可以以职权递交审判委员会裁定再审,但是审判委员会必须公开对案件的处理决定和理由,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第5O条:审判委员会对案件的处理决定和理由应当在裁判文书中公开,法律规定不予公开的情形除外。
   现实中,执行法官凭借自己与法院院长及审委会法官的私交,不依照执行程序的法律规定对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及时作出裁定,即剥夺了被执行人复议的权利,也剥夺了上级法院(复议机关)监督执行异议裁定合法性的权利,这些基层法院执行法官凭借法院人脉帮助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直接把“异议”送给法院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有些法院审委会竟然在再审裁定中不阐明再审的理由,直接以职权启动再审程序中止生效的判决的执行,造成当事人诉讼地位失衡,法律信仰颠覆,违背上述《实施意见》第5O条。
   由于执行法院法官在执行过程中,紧紧抓住了“院长发现”这一特权,便无视执行程序,很少对执行异议依法及时裁定,使得执行程序的法律规定形同虚设,法院人情办案泛滥,严重阻碍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步伐,是严重的渎职行为!

                                       张鸿雁:1863674016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18 10:38:37 | 显示全部楼层
笔误纠正:上面帖子“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执行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 法释〔2008〕13号规定”纠正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5〕5号  “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 法释〔2015〕5号废除了《法释〔2008〕13号》第二百五十八条规定: 执行员在执行本院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时,发现确有错误的,应当提出书面意见,报请院长审查处理。在执行上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时,发现确有错误的,可提出书面意见,经院长批准,函请上级人民法院审查处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18 12: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浅谈基层法院执行法官渎职引发的执行难问题
   一般的普通案件进入执行阶段,都在基层法院申请执行。目前许多执行案件出现执行难是被执行人的因素,我们这里不做探索,因为都是老生常谈,我们这里主要说一下执行法官渎职引的发执行难问题:
   执行法官的渎职问题突出表现在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执行程序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规定的程序办理案件,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法作出裁定,不希望依法通过执行程序厘清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针对的是执行法院的执行行为还是生效判决的实体内容,导致执行法院很少能通过执行程序调整执行员的执行行为,阻碍了执行措施的合法变通;也很少能通过执行程序依法引导案外人提起诉讼,使得执行案件经常被无辜拖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废除了旧法《法释〔2008〕13号》第二百五十八条规定:“ 执行员在执行本院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时,发现确有错误的,应当提出书面意见,报请院长审查处理。在执行上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时,发现确有错误的,可提出书面意见,经院长批准,函请上级人民法院审查处理。”这意味着国家从立法上封堵了执行案件再次返回再审的途径。
    根据《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相关法律规定,法院院长发现生效判决确有错误的可以依职权递交审判委员会讨论是否需要再审,值得关注的是:《民事诉讼法》规定能启动“院长发现”的立案途径仅仅是:当事人申诉这一窗口。案件假如不经过立案窗口直接给到院长手里,那就没有法治社会可言,另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第5O条:审判委员会对案件的处理决定和理由应当在裁判文书中公开,法律规定不予公开的情形除外。现实中,执行法官和审委会法官拒绝接受新法对自己特权的取缔,紧紧抓住了“院长发现”这一特权,无视执行程序,很少对执行异议依法及时裁定,使得执行程序的法律规定形同虚设,法院人情办案泛滥,即剥夺了被执行人复议的权利,也剥夺了上级法院(复议机关)监督执行异议裁定合法性的权利,这些基层法院执行法官凭借法院人脉帮助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直接把“异议”送给法院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取代了法院申诉窗口的职责,有些法院审委会竟然在再审裁定中不阐明再审的理由直接以职权违法启动再审程序中止生效的判决的执行。造成当事人诉讼地位失衡、法律信仰颠覆,生效判决如同废纸,案件一度重复在审判的漩涡,得不到执行。
    执行法官在执行过程中的这一渎职行为严重阻碍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步伐,已经被国家立法限制,但是仍旧需要引起司法监督部门的高度重视!

                                       张鸿雁:1863674016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张鸿雁 发表于 2018-1-18 14:06:52 | 显示全部楼层

                       浅谈基层法院执行法官渎职引发的执行难问题
   一般的普通案件进入执行阶段,都在基层法院申请执行。目前许多执行案件出现执行难是被执行人的因素,我们这里不做探索,因为都是老生常谈,我们这里主要说一下执行法官渎职引的发执行难问题:
   执行法官的渎职问题突出表现在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照《民事诉讼法》规定的执行程序或者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规定的程序办理案件,对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不依法作出裁定,不希望依法通过执行程序厘清当事人或者案外人的“执行异议”针对的是执行法院的执行行为还是生效判决的实体内容,导致执行法院很少能通过执行程序调整执行员的执行行为,阻碍了执行措施的合法变通;也很少能通过执行程序依法引导案外人提起诉讼,使得执行案件经常被无辜拖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法释〔2015〕5号废除了旧法《法释〔2008〕13号》第二百五十八条规定:“ 执行员在执行本院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时,发现确有错误的,应当提出书面意见,报请院长审查处理。在执行上级人民法院的判决、裁定和调解书时,发现确有错误的,可提出书面意见,经院长批准,函请上级人民法院审查处理。”这意味着国家从立法上封堵了执行案件由执行局返回再审的途径。
    根据《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相关法律规定,法院院长发现生效判决确有错误的可以依职权递交审判委员会讨论是否需要再审,值得关注的是:《民事诉讼法》规定能启动“院长发现”的立案途径仅仅是:当事人申诉这一窗口。案件假如不经过立案窗口直接给到院长手里,那就没有法治社会可言,另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责任制实施意见(试行)》(以下简称《实施意见》)第5O条:审判委员会对案件的处理决定和理由应当在裁判文书中公开,法律规定不予公开的情形除外。现实中,执行法官和审委会法官拒绝接受新法对自己特权的取缔,紧紧抓住了“院长发现”这一特权,无视执行程序,很少对执行异议依法及时裁定,使得执行程序的法律规定形同虚设,法院人情办案泛滥,即剥夺了被执行人复议的权利,也剥夺了上级法院(复议机关)监督执行异议裁定合法性的权利,这些基层法院执行法官凭借法院人脉帮助被执行人或者案外人直接把“异议”送给法院院长或者审判委员会,取代了法院申诉窗口的职责,有些法院审委会竟然在再审裁定中不阐明再审的理由直接以职权违法启动再审程序中止生效的判决的执行。造成当事人诉讼地位失衡、法律信仰颠覆,生效判决如同废纸,案件一度重复在审判的漩涡,得不到执行。
    执行法官在执行过程中的这一渎职行为严重阻碍了社会主义法治建设的步伐,已经被国家立法限制,但是仍旧需要引起司法监督部门的高度重视!

                                       张鸿雁:18636740164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申请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